发现口腔癌的新风险因素

by admin on 2020年4月21日

 在一些地区,口腔癌的发病率已经上升。最近的一项研究揭示了一个可能有助于解释这些增长的新风险因素。

请记住本站备用网址:刷快手粉丝,收藏本站链接地址:

在环境污染因素诱导下,我国肺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呈持续走高态势。如不及时采取有效控制措施,预计到2025年,我国肺癌病人将达到100万,成为世界第一肺癌大国。
专家建议,宜从环…

 

myholiday2u,海易通影视制作,2016辽宁春晚六小龄童

在环境污染因素诱导下,我国肺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呈持续走高态势。如不及时采取有效控制措施,预计到2025年,我国肺癌病人将达到100万,成为世界第一肺癌大国。

最新研究

文/谭知还

专家建议,宜从环境治理、雾霾监测、病理研究、早期诊断和健康教育多个角度出发,多措并举,有效降低疾病风险,提升百姓健康水平。

 

  1. PM2.5是什么?

肺癌发病率持续走高

最近的一项研究调查了口腔癌的新风险因素。在过去几十年中,在世界某些地区,口腔癌的发病率已经飙升。

如果是初次接触,“PM2.5”这一串字符也许会让你看得云里雾里,不知所云。其实它有一个容易理解的中文名——细颗粒物,是对空气中直径小于或等于2.5微米的固体颗粒或液滴的总称。这些颗粒如此细小,肉眼是看不到的,它们可以在空气中漂浮数天。人类纤细的头发直径大约是70微米,这就比最大的PM2.5还大了近三十倍。

环境污染成重要诱因

 

PM是英文particulate
matter的首字母缩写。准确的PM2.5定义要在“直径”之前加一个修饰语“空气动力学”,这可不是故作高深。空气中的颗粒物并非是规则的球形,那怎么定义又怎么测量其直径呢?在实际操作中,如果颗粒物在通过检测仪器时所表现出的空气动力学特征与直径小于或等于2.5微米且密度为1克/立方厘米的球形颗粒一致,那就称其为PM2.5。这样的定义也就决定了在测定PM2.5时,需要利用空气动力学原理把PM2.5与更大的颗粒物分开,而不是用孔径为2.5微米的滤膜来分离。

全国肿瘤登记中心发布的《2012中国肿瘤登记年报》在对全国24个省的8500万人进行数据统计和分析后显示,我国每年新发肿瘤312万例,死亡超过200万,其中肺癌已取代肝癌,踞癌症发病率和死亡率的榜首。来自国家卫生计生委的统计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的肺癌发病率以每年26.9%的速度增长,近几十年来,每10到15年,肺癌的患者人数就会增加一倍。我国第三次居民死亡原因调查结果也显示,肺癌死亡率在过去30年间上升了465%,取代肝癌成为中国致死率最高的恶性肿瘤。

例如,在英国,口腔癌的发病率增加了68%。它们从1992 –
1995年的每100,0000例8例上升到2012 – 2014年的每10万例13例。

知道了PM2.5的定义,就很容易得出PM10的定义了——将定义中的2.5换成10即可,PM10也被称为可吸入颗粒物。在PM10中,直径在2.5至10微米之间的颗粒物被称为粗颗粒物,与细颗粒物相对。

研究表明,吸烟、环境污染、职业接触、肺部慢性病以及遗传基因易感性等是导致肺癌的主要原因。虽然吸烟一直被认为是导致肺癌的第一诱因,可近年来的多项研究表明,伴随着控烟措施的推行,吸烟导致的肺癌发病率上升势头得到明显控制,但与环境影响呈正向相关的肺癌发病率却出现飞速上涨势头。

 

======================================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肺癌诊治中心日前对2011年到2013年该中心收治并确诊的所有肺癌患者进行了统计。结果发现,3年间,该院收治的肺癌患者数分别为899例、988例和999例,其中与吸烟有关的是鳞状上皮癌患者一直稳定维持在230余例,占比呈逐年下降趋势。“而与基因突变、环境影响有直接影响的小细胞腺癌患者,却以每年7个百分点的速度增长,分别占到该年度该中心肺癌患者数的45.9%、51.6%和58.3%。”医院肺癌诊治中心常务副主任、博士生导师王凯说。

在美国,口腔癌和死亡率总体下降。然而,当在州一级进行检查时,数据显示出更复杂的图像。

  1. PM2.5来自哪里,都有些什么成分?

此前,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在对该院10年来1.5万多例肺癌病例进行病例分析后也发现,肺癌的病理型别出现了明显变化:以前的肺癌大多为鳞癌,而现在腺癌的比重较大。参与此项研究的中国医学科学院基础医学研究所教授杨功焕说:“PM2.5的小颗粒可以进入肺泡深处,和腺癌的发生有着一定的因果关系。”

 

虽然自然过程也会产生PM2.5,但其主要来源还是人为排放。人类既直接排放PM2.5,也排放某些气体污染物,在空气中转变成PM2.5。直接排放主要来自燃烧过程,比如化石燃料的燃烧、生物质的燃烧、垃圾焚烧。在空气中转化成PM2.5的气体污染物主要有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氨气、挥发性有机物。其它的人为来源包括:道路扬尘、建筑施工扬尘、工业粉尘、厨房烟气。自然来源则包括:风扬尘土、火山灰、森林火灾、漂浮的海盐、花粉、真菌孢子、细菌。

而另一项指标也从侧面印证了基因突变和环境对肺癌发病病因的影响:在肺癌患者中,不吸烟或较少接触二手烟的患者数量日益增多;与此同时,在吸烟人群出现小幅下降、女性吸烟者人数未出现明显上升趋势的情况下,女性肺癌患者的数量却持续增加。

例如,在内华达州,北卡罗来纳州,爱荷华州,俄亥俄州,缅因州,爱达荷州,北达科他州和怀俄明州,口腔癌死亡率显着上升。

PM2.5的来源复杂,成分自然也很复杂。主要成分是元素碳、有机碳化合物、硫酸盐、硝酸盐、铵盐。其它的常见的成分包括各种金属元素,既有钠、镁、钙、铝、铁等地壳中含量丰富的元素,也有铅、锌、砷、镉、铜等主要源自人类污染的重金属元素。

在北京、天津等雾霾高发地区,肺癌的发生率明显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北京市肿瘤防治办公室副主任王宁说,北京市肺癌发病率由2002年的39.56/10万上升至2011年的63.09/10万,
已远远高出全国平均水平。天津市的肺癌发病率约为60/10万,新发癌症患者中有1/5为肺癌患者,且呈现明显年轻化趋势;其中男性和女性的肺癌死亡率更是位居全国第二和第一位。

 

2000年有研究人员测定了北京的PM2.5来源:尘土占20%;由气态污染物转化而来的硫酸盐、硝酸盐、氨盐各占17%、10%、6%;烧煤产生7%;使用柴油、汽油而排放的废气贡献7%;农作物等生物质贡献6%;植物碎屑贡献1%。有趣的是,吸烟也贡献了1%,不过这只是个粗略的科学估算,并不一定准确[1]。该研究中也测定了北京PM2.5的成分:含碳的颗粒物,硫酸根,硝酸根,铵根加在一起占了重量了69%
。类似地,1999年测定的上海PM2.5中有41.6%是硫酸铵、硝酸铵,41.4%是含碳的物质[2]。

多国研究证实

一些已知的口腔癌危险因素包括吸烟,饮酒,人乳头瘤病毒(HPV)和咀嚼槟榔,它是包裹在槟榔叶中的天然成分的混合物,在东南亚某些地区很受欢迎。

======================================

PM2.5与肺癌正相关

 

  1. PM2.5对健康有什么危害?

大气污染以及日益严重的雾霾天气与肺癌之间的正向关联性,目前已得到国内外诸多专家和权威组织的证实。

在印度,口腔癌是30-69岁男性癌症相关死亡的最常见原因。科学家们认为,咀嚼槟榔可能导致许多这些死亡。

PM2.5主要对呼吸系统和心血管系统造成伤害,包括呼吸道受刺激、咳嗽、呼吸困难、降低肺功能、加重哮喘、导致慢性支气管炎、心律失常、非致命性的心脏病、心肺病患者的过早死[3]。老人、小孩以及心肺疾病患者是PM2.5污染的敏感人群。

加拿大渥太华大学曾对美国50个州和波多黎各地区的18万名非吸烟者进行了长达26年的跟踪研究,并发现PM2.5与肺癌之间存在明显相关性。研究数据表明,空气污染与肺癌的产生和死亡率有密切关系,污染越严重,肺癌越多,死亡率越高,反之则越少和越低。PM2.5浓度每增加10微克每立方米,肺癌死亡率增加15%-27%,本身具有肺部疾病的人肺癌的死亡率更高。

 

如果空气中PM2.5的浓度长期高于10微克/立方米,死亡风险就开始上升。浓度每增加10微克/立方米,总的死亡风险就上升4%,得心肺疾病的死亡风险上升6%,得肺癌的死亡风险上升8%[4-5]。这意味着多大的风险呢?我们可以拿吸烟做个比较。吸烟可使男性得肺癌死亡的风险上升22倍(也就是上升2200%),女性的风险上升12倍;使中年人得心脏病死亡的风险上升2倍[6]。和吸烟一比,PM2.5的危害就显得非常小了。如果吸烟都没有让你感到恐惧,那你就不用担心眼下PM2.5超标对健康的影响了。但是,从全社会的角度出发,降低这些看似不大的风险,收益却是很大的。美国环保局在2003年做了一个估算:“如果PM2.5达标,全美国每年可以避免数万人早死、数万人上医院就诊、上百万次的误工、上百万儿童得呼吸系统疾病”[7]。相比当前的中国,美国当时的空气质量已经相当不错,只有很少的地区存在略微的超标[8]。如果中国的PM2.5能够达标,社会收益无疑将会是巨大的。

研究认为,污染空气中的微小颗粒可以通过炎症伤害肺并损害DNA,这可能是引起非吸烟者患肺癌并死亡的直接原因。这项研究结果目前已在国际权威杂志上发表。

口腔癌的新危险因素

上述关于PM2.5死亡风险的数据源自2002年发表于《美国医学会杂志》的一篇论文[4]。这篇论文分析了一项长期研究中参与者的死亡率和空气污染之间的关系,发现死亡率升高与PM2.5和二氧化硫的污染有关联,而与粗颗粒物污染没有可靠的关联。该项在美国进行的前瞻性研究始于1982年,当时招募了120万的参与者。论文的结论是基于长达16年的随访数据,是目前关于PM2.5污染增加死亡风险最可靠的证据。

国际癌症研究机构的最新数据显示,全球2010年因肺癌死亡的患者中,有22.3万人与大气污染直接相关。为此,世界卫生组织已于2013年将“室外空气污染”列为一类致癌物,并将它视为迄今“最广泛传播的致癌物”。

 

======================================

作为雾霾天气“罪魁祸首”的细颗粒物,PM2.5主要来源于汽车尾气、工业生产排放的废气以及建筑工地和道路交通产生的扬尘。王凯说,PM2.5可以承载十几种致癌物质,其中多环芳烃与肺癌的患病率有明显相关性。

虽然科学家已经确认了一些风险因素,但仍然有很多东西可以学习口腔癌如何以及为何影响某些个体,而不是其他人。最近,科学家开始研究另一个潜在的风险因素:空气污染。

  1. 如果没有污染,PM的浓度有多高,现在实际有多高?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副院长石远凯也表示,研究表明,PM2.5被人体吸入肺部后,会直接导致肺泡弹性降低、功能减弱,甚至诱发肺纤维化,影响肺泡换气功能。久而久之,肺部功能下降并导致严重的器质性病变,甚至引发肺癌。

 

即使没有人为污染,空气中也有一定浓度的PM2.5,这个浓度被称为背景浓度。在美国和西欧,背景浓度大约为3-5微克/立方米[5],澳大利亚的背景浓度也在5微克/立方米左右[9]。中国的背景浓度有多高?目前尚无公开的数据,但应该不会和其他国家相差太大。

“PM2.5的增高与肺癌发生越来越相关,并直接增加了罹患肺癌的风险。”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表示。为此,他从2012年全国两会开始,一直关注PM2.5的问题,并呼吁在全国范围内尽快启动对PM2.5的监测。

由台湾科学技术部资助的研究人员本周在“调查医学杂志”上发表了他们的研究结果。

中国尚未开展大范围的PM2.5监测,公开的PM2.5数据非常有限。位于广州的环保部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从2011年从6月13日开始每日发布PM2.5监测值[10],截至11月20日,浓度范围在0.6至99
微克/立方米之间(注:0.6这个数据应该是仪器故障所致,正常值不会这么低),平均值为38微克/立方米,这个值超过了拟发布的年均标准[11]。在这121天中,已经有6天超过了拟发布的日均标准。从近十几年来发表的科学论文中,可以查到中国一些大城市某一区域某一阶段的PM2.5的测定值。例如,2000年在北京的5个监测点测得的PM2.5年均值为101微克/立方米[2];2008北京奥运会的17天中,在北大测得的PM2.5最低28.2,最高147.4微克/立方米,
平均64.7微克/立方米[12]。1999年,在上海两个监测点测定的PM2.5年均值为57.9和61.4
微克/立方米[2]。这些年均值都远高于拟发布的年均标准。

多措并举降

 

除了查阅以上这些零星的数据,我们还可以根据PM10的数据估算一下PM2.5的浓度。按照中国现行的空气质量标准,PM10是常规监测指标,全国性监测已开展了十几年。从2001年至2009年,全国主要城市PM10的平均值从125降到了90微克/立方米[13]。PM2.5和PM10之间的比例通常在0.5-0.8之间,我们取0.8做一个极端估算可得:2009年全国主要城市的PM2.5平均值为72微克/立方米,是即将发布的新标准的2.1倍。和美国的空气质量相比,这差多少呢?2009年,全美国年均PM2.5为9.9微克/立方米,在724个监测点中有90%以上的监测点年均值低于12.6微克/立方米[8]。

低肺癌危害

特别是,该团队专注于细颗粒物质的影响,也称为PM2.5。这些是直径为2.5微米或以下的液体或固体物质颗粒。

全国的年均值只是用来反映我国颗粒物污染的总体现状,对于评价我们所在城市的空气质量意义并不大。我们更需要关注的是离我们生活、工作最近的监测点的数据。这个数据哪里有呢?美国大使馆的数据也只能“仅供参考”。然而,我们更多的人并不生活在北京,即使在北京也不在美国大使馆附近,那我们该看哪里的数据呢?全国主要城市的实时PM10数据可以在环境监测总站的网站上查到,每个城市都有数个监测点,我们可以选离得最近的那个点作参考。如果你很乐观,那么可以估算PM2.5=PM10
× 0.5,如果你很悲观,那么就估算PM2.5=PM10 × 0.8。

专家表示,想要有效控制肺癌的发生率和死亡率,摆脱“世界第一肺癌大国”这顶帽子,科研、医疗、环保等多部门携手,打破现有僵局、出台有力措施已成当务之急。

 

======================================

经过多年发展,环境污染问题日益突出,并成为百姓呼声最高的民生问题,由此造成的基因突变和癌症高发情况越来越普遍。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张小曳等专家呼吁,国家不仅要尽快开展包括大气、水、土壤等在内的环境污染情况普查和监控,同时更要出台强有力的、长期性的节能减排、关停并转、休养生息和污染修复措施,从源头上降低环境污染对公众健康造成的负面影响。

科学家已经知道PM2.5对心血管和呼吸系统健康有负面影响,但他们想知道暴露于更高水平的PM2.5是否也会增加口腔癌的风险。

  1. 其他国家实施PM2.5的标准了吗,标准值是多少?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环境卫生教研室主任宋伟民建议,国家层面尽快展开大规模的肺癌与污染关联度调查。他说,除了目前各地的零星调查外,迄今为止我国尚未就肺癌成因、特别是大气污染与肺癌等疾病相关性开展大规模普查。基线数据和关联度研究的缺失使得我国缺乏降低疾病风险、控制我国肺癌快速增长的科学依据和政策抓手。

 

自从美国于1997年率先制定PM2.5的空气质量标准以来,许多国家都陆续跟进将PM2.5纳入监测指标。如果单纯从保护人类健康的目的出发,各国的标准理应一样,因为制定标准所依据的是相同的科学研究结果。然而,标准的制定还需考虑各国的污染现状和经济发展水平,在一个空气污染严重的发展中国家制定极为严格的空气质量标准只能成为一个华丽的摆设,没有实际意义。根据美国癌症协会和哈佛大学的研究结果,世界卫生组织于2005年制定了PM2.5的准则值。高于这个值,死亡风险就会显著上升。WHO同时还设立了三个过渡期目标值,为目前还无法一步到位的地区提供了阶段性目标,其中目标-1的标准最为宽松,目标-3最严格[5]。

此外,大力推广肺癌的早期检测也对降低肺癌死亡率也具有积极意义。目前我国80%的肺癌患者在发现时已是晚期,其5年生存率仅为13%,肺癌专家、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呼吸内科主任白春学说,“即便是采取了积极的治疗措施,其预后也非常差。”在加强对肺癌靶向治疗等最新医疗技术扶持力度的同时,结合目前我国几乎全覆盖的三大医疗保障体系,在年度体检时开展肺癌筛查,对于早期发现、早期治疗,提高患者生存期限和生存质量具有积极意义。“尤其是40岁左右就要开始全面检查肺部健康情况,有家族遗传、经常暴露在户外的工作者更是需要尽早检查、定期检查。”浙医二院肺癌诊治中心副主任丁礼仁说。

为了调查,他们整理了482,659名年龄在40岁或以上的男性的信息。所有参与者都参加了健康服务,并提供了有关吸烟和咀嚼槟榔的信息。

下表列举了WHO以及几个有代表性的国家的标准。中国拟实施的标准与WHO过渡期目标-1相同。美国和日本的标准一样,与目标-3基本一致。欧盟的标准略微宽松,与目标-2一致,澳大利亚的标准最为严格,年均标准比WHO的准则值还低。标准的宽严程度基本反映了各国的空气质量情况,空气质量越好的国家就越有能力制定和实施更为严格的标准。

最后,专家还呼吁通过公共卫生机构和媒体,加强科普宣传力度,努力改变公众对大气污染危害程度知晓率低、自我保护意识差的现状。预防肺癌不仅仅要远离烟草、避免油烟环境,还应养成在雾霾等大气污染严重气候时戴口罩出行的习惯,以减少有害物质的吸入。

 

科学家接下来收集了台湾66个空气质量监测站的数据。通过参考参与者的健康记录,科学家们可以估计每个人对PM2.5的暴露程度。

 

风险增加了43%

 

研究人员在2012 –
2013年收集了这些数据。在此期间,有1,617名男性患上了口腔癌。正如预期的那样,吸烟和咀嚼槟榔都会增加口腔癌的风险。

 

在考虑了一系列影响因素后,科学家证明接触PM2.5也会增加口腔癌的风险。

 

科学家将PM2.5水平低于每立方米26.74微克(ug /
m3)与高于40.37微克/立方米的PM2.5水平进行了比较。他们将较高水平的PM2.5与患口腔癌的风险增加43%相关联。据作者说:

 

“这项研究具有较大的样本量,是第一个将口腔癌与PM2.5联系起来的研究。[…]这些研究结果增加了PM2.5对人类健康不利影响的证据。”

 

除了PM2.5与口腔癌的关系外,作者还发现了较高水平的臭氧与发病率增加之间的相关性。

 

接下来的挑战将是了解颗粒物如何导致口腔癌。虽然这需要更详细的研究,但有些理论认为PM2.5中发现的致癌化合物,包括多环芳烃和重金属,可能是答案的一部分。

 

因为这些颗粒具有如此小的直径,所以身体相对容易地吸收它们,当它们穿过身体时可能造成损害。

 

然而,作者还提醒我们要谨慎 –
这是一项观察性研究,因此无法明确证明污染会导致口腔癌。此外,尚不清楚PM2.5究竟进入口腔的程度。

 

这种相互作用需要进一步调查,但目前研究的大规模使得他们的结论值得进行跟进。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