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畸的副作用:牙釉质脱矿和牙釉质渗透

by admin on 2020年4月15日

 正畸固定矫治器可能会产生一些副作用,包括牙釉质脱矿、白斑,还有附着丧失、釉质磨损、釉质折裂和正畸引起的牙根吸收等。釉质脱矿是青少年患者的临床治疗问题,而附着丧失则是成人不希望出现的正畸副作用。采取一些针对性的措施,可以减少或避免这些副作用的发生。

现今使用的矫治器都是在20世纪初期Agnel医生提出的方丝弓矫治器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正畸粘贴技术、材料、技术以及工艺上的飞速改进使得正畸治疗变得更为有效、舒适且在美观上更令患者满意。1990年,成人患者几乎占到了所有正畸患者的25%,这种趋势由于超过40岁的正畸患者数量增加所致。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口腔科陈奇

 

大多数成人患者都比较在意正畸矫治器的外观。如今,对美观性正畸矫治器存在着很大的需求。自从20世纪70年代直接粘贴技术得到应用后,正畸医生便可以将托槽附件粘接到牙齿的舌面,从而使固定矫治器的美观性得到极大改善。但遗憾的是,由于托槽之间的距离和操作空间都很小,使得舌侧固定矫治技术的操作困难而费时。此外,矫治器引起的舌侧不适感也很明显,另患者难以忍受。20世纪80年代末期,陶瓷托槽的发展为正畸患者又提供了一种美观性矫治器的新的选择。但是,即便是陶瓷托槽也还是要粘结到牙面上并与金属弓丝结合,所以,尽管比起金属托槽在美观上得到了很大的改善,但其中的金属弓丝部分仍然是可见的。与现有的其他任何矫治相比,无托槽隐形矫治器能在美观性和舒适度上具有更大的优势。

牙釉质脱矿

无托槽隐形矫治器的优点:

 

美观性:隐形矫治器具有透明、舒适且可摘戴的优点。矫治器是透明的,不易被人察觉,患者还可以在一些重要的私人或公开场所戴用它们。

正畸治疗很容易引起菌斑堆积。正畸矫治器削弱了牙齿利用舌肌、颊肌和唾液的自洁功能(Zimmer
and Rottwinkel
2004)。同时,由于牙刷在口腔内的移动空间受到各种固定装置的限制,人工清洁难度也因此提高。菌斑在牙面堆积,很大程度上增加了致龋菌如链球菌和乳酸菌的数量(Rosenbloom
and Tinanoff 1991)。菌斑长时间滞留在牙齿上,从而引起釉质脱矿。

可摘性:隐形矫治器是可摘的,因此患者可以保持他们日常口腔卫生习惯,取下矫治器后也可随意进食,不必担心食物粘在矫治器上或者损坏矫治器。

 

舒适度:隐形矫治器是比较舒适的,因为隐形矫治器不像托槽和弓丝那样会刺激颊粘膜和周围软组织。因为不存在体积相对较大的托槽或弓丝,戴用矫治器的患者也不需要使用保护蜡和塑料套管装置等保护装置。

新萄京棋牌手机版下载安装,白斑的发生率高达59% (Gorelick et
al.1982)。口腔卫生差导致的釉质改变,是碳水化合物和唾液调节下的细菌感染结果。釉质脱矿和再矿化的平衡被打破(Chang
et al.
1997)。脱矿和再矿化的时间取决于口内环境、菌斑在牙釉质表面积累和滞留的时间、个人口腔卫生状况和患者的抵抗力(Chang
et al.
1997)。患者在正畸治疗中脱矿和邻面龋的风险高(图2),严重时可以短时间内(1个月)发生(Gorelick
et al.
1982)。白斑好发于上颌侧切牙的唇面龈方,其次好发于上下颌前磨牙和尖牙。从分区角度来说,好发牙位为上颌切牙区和下颌后牙区(Gorelick
et al. 1982)。

适用于牙釉质存在缺陷的牙齿:有些患者因为对金属或镍元素过敏而无法戴用传统固定矫治器,或者因为牙釉质发育异常而不能粘贴固定矫治器,这种情况下就可以使用隐形矫治器。

 

不易发生牙根吸收:对于戴用隐形矫治器的患者,尚未有牙根吸收发生的报道。隐形矫治器能精确掌控临床医生所定义的牙齿移动,每一步矫治器的牙齿移动量都是根据临床医生的要求而设置的,因此牙齿的受力小,移动过程更为生理。

牙釉质渗透

较少的不适感和疼痛感:一些青少年时期戴用过固定矫治器而今却接受隐形矫治的成年患者,他们都表示隐形矫治器治疗更为舒适且很少引起疼痛。隐形矫治的独特之处还表现在,对于一个治疗初始就有疼痛感的患者,临床医师可以通过逐步降低每一步矫治器的牙齿移动量来减轻疼痛。

 

易于保持口腔卫生:隐形矫治的可摘性不会妨碍口腔卫生的防护,因此极少出现卫生不良的状况。目前普遍认为,如果患者在固定矫治期间刷牙不正确或者不彻底,就会出现牙釉质脱矿、龋齿或者牙周疾病等。和固定矫治的患者相比,应用隐形矫治器治疗的患者则显示出现低的牙釉质脱矿和患龋率。

牙釉质渗透托槽在牙齿表面正确定位,是直丝弓技术上转矩、轴倾度和内外展区等内置数据得到表达的前提条件。托槽的精确定位十分困难,因为托槽通常很小,有些材料如陶瓷和纤维加强树脂等与牙齿颜色又很接近。为了更好地定位托槽,可以使用辅助标记工具(Hablützel
1976;Muchitsch et al. 1989)。

适用于有填充物或冠修复体的牙齿:当牙齿上有充填物和修复体时,在其上粘贴托槽是一个挑战。尽管可以用氢氟酸或陶瓷处理剂在冠修复体上进行粘结,但是这种技术需要额外的操作且结果很难预测。另外,由于氢氟酸对组织有腐蚀性,使用时还需要放置橡皮障以保证安全。隐形矫治器是这类患者的理想选择,因为临床医生可以确定那些牙齿不需要粘接附件从而降低或者避免了这种操作上的难题。

 

无碍发音:隐形矫治器不覆盖腭部,因此不妨碍发音。

托槽的精确位置,在处理好的釉质上用铅笔标记来确定。这样做的风险是,铅颗粒可能会进入釉质深层,超过拆除矫治器后抛光能够去除50
μm深度(Wichelhaus et al. 1996;Ryfet al.
2011)。临床上,标记颗粒可能通过微孔或釉质缺损进入更深的层面,因此,临床上应避免使用铅笔进行托槽定位标记(Silverstone
et al. 1995;Diedrich 1981; Petrin 1981)。

节省椅旁时间:它不需要带环、弓丝和托槽。同时也不需要如摘戴A型牵引或者C型链状橡皮圈的操作,可以免去所有固定矫治器所需要的器械和装置。

 

利于垂直向关系的控制:隐形矫治能有效控制前牙开颌或浅覆颌。应用传统的固定矫治器在初期排齐整平阶段很容易出现开颌,但应用隐形矫治是却可以减少这种倾向。

如果口腔卫生很好,临床上可以避免釉质脱矿。在正畸治疗前,可以用通用指数对患者进行量化评估,例如邻面菌斑指数(Approximal
plague index,API)和龈沟出血指数(Sulcus bleeding index,SBI)(Lange
et
al.1977)。全面的口腔检查也能了解患者的龋活跃度。但正畸治疗时仍需要注意,固定正畸时尤其是早期口腔卫生会明显变差。即使治疗前口腔卫生良好的患者,开始正畸后口腔卫生情况也会变差。因此正畸治疗中必须一直关注口腔卫生。根据研究,正畸疗程的前3
个月具有决定性作用。个别患者,尤其是处于青春期的青少年,口腔卫生很差。为了保护牙体硬组织,同时出于生物力学和生物学的考虑,建议进行专业洁治。高风险患者可以涂氟或交替使用氯己定(Geiger
et al. 1988;Jenatschke et al. 2001;?gaard et al. 2001, 1997)

可用于深覆颌病例的治疗:伴有深覆颌的错颌畸形可以通过戴用隐形矫治器进行上下颌的同期治疗,无需使用前牙平导或后牙颌垫。

标签:

很少发生意外:隐形矫治器发生意外的情况要少于固定矫治。它不会出现托槽损坏或弓丝刺激软组织的情况,虽然偶尔会有患者丢失矫治器或发生矫治器损坏,但这些都不需要紧急处理。如遇上述情况,可以安排患者随后领取重新制作的矫治器。

可对单个牙齿的移动进行控制:隐形矫治器的独特之处,还在于临床医生可以精确指定在治疗中需要移动和保持不动的牙齿。有了这样的选择,可以让那些已存在牙根吸收和有修复体的牙齿在治疗过程中保持不动。

可在Ⅱ期治疗中取代固定矫治:隐形矫治适用于两侧第二磨牙间所有牙齿全部萌出的患者。当一个患者在混合牙列期进行了Ⅰ期矫治,如纠正了不良习惯、颌骨不调或严重的牙列不齐等,通常会对固定矫治进行Ⅱ期治疗产生厌烦。此时,一旦患者恒牙列完全萌出,就可以采用隐形矫治进行Ⅱ期治疗了。对于患者来说,隐形矫治能给患者带来良好的变化,又是一种美观的选择。

对夜磨牙的控制:隐形矫治器覆盖住牙齿的颌面从而起到一个保护的屏障作用,这样一来,就可以减轻因夜磨牙习惯而引起的牙齿磨损。

适于特殊患者群:由于隐形矫治器的可摘性和舒适性,运动员和乐器演奏者可以选择此种矫治器。

可在矫治过程中同时进行牙齿漂白:隐形矫治器的另一个作用是可以在矫治的同时进行牙齿漂白,所以说它可以提供全面的美观性治疗。

提前可视矫治过程:隐形矫治的设计首次就可让临床医生看到矫治从始到终的全程演示。

总结来说,无托槽隐形矫治可以让患者在很多方面获益,不但美观,还使得正畸治疗更为舒适和简便。虽然目前该技术还是较为适用于简单的病例,比如说牙齿轻度拥挤或少量牙间隙等,但随着该技术的不断发展,其使用范围不断扩展,已经有成功完成的拔牙治疗病例。如果你想“悄悄地”变美,那隐形矫治器是你的最佳选择!

舌侧牙箍与陶瓷牙箍

――――隐形矫治器戴用后几乎不可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